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1490章 至北之地! !
    通道内看似流动缓慢的空间法则之力,却像风暴一样充满难以抗拒的力量,丝毫不亚于月之秘境本源爆炸时的冲击,李轩被卷向通道的出口。

    “呼!还好有用,否则就难搞了!!”

    随着身体跨越了屏障,李轩紧绷的心弦略微一松,但仍旧不敢放松大意。

    哪怕李轩此刻修为已经达到了战皇中期,在这狂暴无比的空间通道内,依旧如同一片风雨飘摇的小树苗一般无异。

    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李轩全身好似散架一般,近乎达到极限前终于抵达出口。

    经历一番磨难,李轩也并非没有收获,除了回到万象之地之外,经过空间法则风暴的洗礼,魔元之力再次吸收了大量的能量。

    李轩微微睁开眼,看清楚眼前心里刚刚涌起的一丝好心情顿时没有了。

    此刻,李轩身处九天云霄之上,下方是一片蔚蓝的大海和白茫茫的冰川之地。

    下方的冰川之地实际面积极大,只因李轩身处万米高空,看上去渺小而已。

    “这是什么地方?”

    李轩困惑不解,至少中州,南陵兽域等大州绝不是这种地貌,即便是北大洲也只有最北部,距离无尽海域外围十分靠近的疆域才有连绵不绝的冰川。

    整个地面都是冰川所覆盖,恐怕也只有万象之地至北之地,才是如此一片冰天雪地的荒凉之地。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李轩发现自己的身体失去控制,正急速地往下方坠去。

    从虚无空间回到万象之地,法则之力紊乱,大量能量的席卷,导致身体需要一定时间适应,李轩相信调息一段时间就能回复正常。

    可问题是,李轩现在在九霄之上的高空,完全无法控制身体只能仍由自由下坠。

    李轩的肉身已然不能用普通人的眼光衡量,但是,从万里高空坠落,想不受伤显然是不可能的。

    如果坠落的地点再出现什么意外,只怕这一趟旅程没那么轻松。

    李轩望着下方层层叠叠的云层,以及透过缝隙显出部分地貌的冰川之地,心里只能苦笑着摇摇头。

    “不管怎么,总算是回来了,至北之地就至北之地吧,好歹离北大洲不算太远,终归会有办法回中州的。

    李轩不得不感叹命运造化弄人,当初被魔族逼着远走中州,如今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他身上还有着有四块四象阵盘传送阵的子阵,或许能够利用它传送回玄门。

    只是,至北之地离中州实在太远,一个在万象之地的极北,另一个在中南端,中间还隔着茫茫无际的海域,李轩无法确定四象传送阵能不能把他带回玄门。

    当年玄门能传送到中州,可是四象阵盘主阵的威能,而且也只能传送一次。

    凭四象阵盘的子传送阵,李轩确实没多少信心。

    “先安全着陆再说吧,希望自己不要脸着地。”

    李轩有些苦中作乐般呢喃道,身体恢复了一点知觉,但离能够行动还差得远。

    身体不受控制的飞速下坠,下方的冰川之地离得更近一些。

    轰隆!

    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响,李轩的脸色越发无奈起来。。。

    “不是吧,这时候来天雷。。。”

    李轩勉强扭动僵硬的脖子,眼珠子甚至不用转动到极限,就能看到身后的天幕正汇聚着一大片乌黑的雷云。

    天劫!

    李轩实力大增,境界修为突破至战皇之境,甚至达到了战皇中期,但因为身处虚无世界,天劫自然无法降临。

    即便李轩进入那个残缺的灵兽袋小世界,也因为其根本不足以被称为真正的小世界,所以自然没有雷劫的降临。

    只有等到回归真实的世界,李轩才会召来天劫,而且来势汹汹。

    李轩的心情很郁闷,刚刚回归万象之地的好心情瞬间被吹散,只能苦着脸尽力恢复身体控制权。

    至北之地,除了雪白的冰原就是连绵不尽的冰川山脉。

    极度的寒冷和稀薄的天地灵气,令至北之地人迹罕至,除了少数主修冰系的宗门势力,极少有修士愿意常年在此。

    然而,一片方圆数千里的冰原中心地带,一座座造型诡异的建筑高耸林立,来往不息的人流来来往往忙碌着。

    只不过,冰原上忙碌的修士表情并不轻松,麻木占据了他们的眼眸。

    在他们头顶上方,不时飞过一群漆黑魔族,发出令人心颤的吼叫。

    这些被魔族奴役的人类修士,从衣袍打扮来看来自不同宗门,无一例外的双手双脚带着特殊的镣铐,被封禁真气顶着严寒没日没夜劳作。

    被剥夺了真气,修士对寒冷的抵抗力比普通凡人强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在冰天雪地里连续不断的工作,每天只有短短的两三个小时的休息,负荷极重。

    沉重的奴役让人麻木的活着,或者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被奴役的修士极少说话,见了太多同胞死于疲劳和严寒,他们的内心早就绝望了。

    一个衣袍单薄的少年冷得瑟瑟发抖,正推着远比自己身躯重得多的矿车,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前行。

    他不敢停下来,谁要是敢停歇片刻,马上就会被巡逻的魔族赶上来抽一鞭子。

    没有真气,一鞭就足够将他拦腰斩断,停下就意味着死亡。

    魔族毫不在乎奴役生死,他们有大把关押的人族修士,死了一个马上就有人顶替,完全不担心工程进度受影响。

    少年推着的矿车内,堆积着慢慢一车的特殊矿物,漆黑如墨还散发着恶臭。

    在这片净白的冰川下不知多少里的深处,全都是这种特殊的矿物,他所去过的地方从来没过这种东西。

    周围不时传来惨叫,惨叫声凄厉,急促而短暂。

    凡是发出惨叫的人,都是熬不下去的人,只要他们停下来,马上就会被魔族夺走性命。

    魔族收割性命的速度很快,死去的人刚刚张开嗓子惨叫一声就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少年压榨着身体最后一点力量,终于把矿车推到一处高崖边,旁边耸立着一座漆黑的高塔,顶端冒出一股股漆黑的浓烟。

    使足全身的力量,少年把满满一车的矿物倒进高塔内,为高塔添加熔炼物质。

    除了少年所在的方位,高塔共有九层,每一层有九个孔道,每个孔道由一名奴役负责运送矿物。

    趁着倾倒矿物,少年终于获得片刻的停歇,双目茫然无神地望向远处。

    在他目所能及的范围内,遍布着这样的黑色高塔,在这片方圆几千里的冰原上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黑色高塔底部流出一股浓烈的黑水,顺着崎岖的渠道流入一座更巨大的建筑内。

    除了运送漆黑的矿物,另一些人运送着装满尸体的货车,送往弥漫着血腥味的魔族洞府。

    魔族洞府遍布在冰原的边缘,一车车的人族尸体送进去,一头头新生的魔种在血池内浴血新生,发出令人惊悚的嚎叫。

    这里就好像一座无间地狱,进来的人只能等死,然后变成魔族的养分。

    百里之外,一支由三十多人组成的修炼者小队,隐蔽在冰川河道的缝隙内。

    冰川河道蜿蜒上万里,两侧的河道如悬崖一般耸立,河道内的峭壁全是万古玄冰,如刀面一样冰冷而光滑。

    这样的缝隙在河道上很常见,如果不仔细搜索,根本发现不了这支人马。

    “再往前走百里就是目的地,冰川魔窟,现在外面又起了风暴,我们先在这里避一避吧。”

    队伍中间,一名中年修士向身旁一名斗篷遮面的女子说道。

    风暴在这很常见,这只从北大洲远道而来的修炼者队伍,在一路见惯了如此的风暴。

    白色的斗篷遮住了她的面容,但依然掩藏不住她突兀有致的身材。

    女子撩起斗篷面罩,露出一张几乎完美的侧脸轮廓,还有精致的嘴唇。

    她看了看外面的风暴,转身旁边对中年修士说道:“传令,就地休息,待风暴小一些之后即刻出发。”

    随行一众修炼者则如释重负,他们长途跋涉数月,哪怕身为修炼者也觉得疲惫,一听休息的命令当即席地而坐。

    他们的动作小心翼翼,生怕弄出太大的声响。

    魔族几乎占领整个至北之地,在他们的地盘上,任何一点失误都可能惹来大麻烦。

    “这冰天雪地的,我们为了隐藏行迹不能利用飞行战器,还得时时刻刻提防着魔族,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修士们就地休息,大多数人保持沉默进入修炼,只有少数几人以相互可辨的声音交流。

    “可不是,我现在真想在房内,抱着美人,喝着热腾腾的美酒大口吃灵肉!”

    另一名白袍修士接口道,品尝美食对一些修士来说是极享受的事情,尤其是在条件恶劣的情况下。

    “你们知足吧,我们一路行到此地都有惊无险,已十分幸运,若是落到魔族手里,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悲惨!”

    先前说话那名蓝袍修士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注意他们,神神秘秘向身边这两位同伴说道:“你们可知道冰川魔窟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