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1215章 千无凌亡

        李轩气势越发强悍,千无凌也是取出了一把剑,这是一把玉剑。



    造型怪异,剑体之中有着玉髓一样的流状物在缓慢流淌。



    “是玉灵剑,千无凌终于将这把剑拿出来了。”



    人群中,有人道出了这把剑的名字和来历。



    这是千剑宗的镇宗之宝,传承之剑。



    千无凌取出玉灵剑之后,毫不犹豫的施展了剑技。



    千剑决-零封!



    剑出法随,剑气纵横。



    无匹的剑光在天空中与黑炎相撞,引发的bao zha形成了一道波及方圆数百米的风暴。



    风暴席卷,有着不少人被战斗的余波席卷,吐血狂飞。



    最凄惨的还属战场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峰,bao zha的余波生生是将山峰削去一截。



    飞起的岩石还没等落下,又被飓风卷入其中,吐出来的时候化为了一片片齑粉,在天空中飞飞扬扬。



    也有着烈焰的bao zha,将半壁天际都染成了一片红色。



    恐怖的高温与剑气相交碰撞,空气在燃烧,岩石在崩裂,剑气在肆虐,这片悬崖转眼之间变成了一座赤地千米的荒山废墟。



    战斗的胜负究竟如何?



    这是所有人都关心并且关注的问题。



    剑气与火焰相撞,从表象上来看剑气风暴明显占据着优势。



    但一些眼力尖锐的修士又注意到剑气风暴虽然侵略了火焰大部分的地盘,却是以着剑气风暴之中夹杂着火焰的代价得以取得的微弱优势。



    换言之,剑气风暴侵略了火焰,火焰也融入了风暴。



    战斗的胜负,似乎从表象上来判断,已然无解。



    大部分人的目光开始转移到了李轩和千无凌身上。



    因为不是亲身作战,李轩脸上只是微微渗出了一层细汗,这是因为阵法而导致灵魂之力剧烈消耗的体现。



    另一边,千无凌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身处bao zha的漩涡之中,千无凌身上的衣物大部分被燃烧殆尽,护体真气早已经粉碎。



    就连他手中的玉灵剑,俨然如烙铁一般通红,空气中似乎散发着一股血肉烧焦的味道。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火焰和剑气风暴终于开始虚化。



    岩浆巨兽依旧如铁塔一般矗立在天空之上,散发着炽热高温,在它的胸前有着一条狰狞的伤疤延伸到小腹,如果是人类受此重创应该已经流了一地的鲜血。



    千无凌的状况比之岩浆巨兽好些,却也有限。



    最致命的是,岩浆巨兽乃是李轩利用阵法加持,魔焱组合召唤出来的,不知疼痛,并且只要有着灵气提供,灵魂之力操控,他可以无休止的战斗下去。



    这就是本质上的差别。



    啾。



    李轩印结动,又是澎湃真气注入。



    岩浆巨兽双掌再度前推,刚刚熄灭的魔焱喷薄而出。



    千剑决!!



    百剑盛!!



    这是千剑宗传承战技,威力呈几何倍增加。



    剑出,千无凌似乎完全占据了主导位置,一道道犀利之极的剑光生生将烈焰劈成了两半。



    纵然光芒暗淡,却锋芒不止的斩向岩浆巨兽脖颈。



    千无凌打得好算盘,一般这种都是以阵法辅助,灵魂之力控制。



    而这核心是这岩浆巨兽唯一的要害。



    只要斩首成功,任他又天大的本事,也无力回天。



    “哼。”



    远处的李轩冷冷一哼,又是一道印结起,阵旗快速掠动,层层烈焰暴起。



    魔焱再度喷发,迎上了这百剑席卷。



    轰。



    一声bao zha,两方的大招各自消散。



    势均力敌。



    千无凌和岩浆巨兽各自倒退百米,遥遥相对。



    肉眼可以看到千无凌的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突然有着一口逆血涌到了喉咙口咽了几次还是井喷了出来。



    这口逆血吐出,千无凌身上的气势回落了少许。



    他的状态看样子渐渐不支起来。



    千剑决-千剑龙卷!!



    这第一剑,千无凌一道精血吐在了玉灵剑体之上,仿佛是受到了ci ji玉灵剑,剑体流淌的玉髓微微发亮,整个剑身在这光芒之中越发晶莹剔透,宛如上帝雕琢的艺术品。



    一剑出,千把剑气之剑席卷而起。



    剑气风暴如龙盘旋,李轩表情微微凝重,这一剑绝非小可。



    这最一剑融合了千无凌的精血,神魂。



    这样的一剑,或许可以说是最终一剑。



    权衡再三,这一次李轩还是没有亲自出手,而是悄无声息的将体内丹田快速运转起来,庞大真气注入阵法之中,星云丹田之中那宛如帝王般的魔元滴溜溜的旋转起来,神秘之力涌进岩浆巨兽之上。



    随着魔元之力的注入,岩浆巨兽颜色从起初的暗红色演变为完全漆黑之色。



    李轩的灵魂之力也仿佛永无止境一般,疯狂注入,岩浆巨兽威力骤然暴增。



    双方再度硬憾在了一起,引起的bao zha狂潮前所未有的猛烈。



    尘烟散去,岩浆巨兽身上满是密密麻麻的伤痕。



    半边身躯被一剑斩为两截。



    相反,千无凌却是毫发无损。



    只不过他的气息已经萎靡到了一定的程度,看样子体内的真气几乎枯竭了。



    趁你病要你命,李轩深谙此道,这时再不迟疑又是道道印结打出,阵法之力暴起,玄奥纹路覆盖四周。



    噗。



    烈焰喷发,一瞬间将千无凌的身躯包裹。



    啊!



    战斗以来,千无凌第一次发出惨叫声。



    是如此的凄厉哀嚎,仿佛地狱里受尽酷刑的厉鬼尖啸一样,听的人不禁一阵阵毛骨悚然。



    当火焰散去,千无凌几乎被烈火焚烧成了一块人形焦炭。



    可怕的是,他还没有死,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转动着,充斥着满满的怨毒之色。



    咻。



    几乎连一个呼吸的犹豫都没有,李轩再次操控岩浆巨兽。



    澎湃烈焰熊熊燃烧,像一只凶兽张开了狰狞大嘴将千无凌的身体吞噬在了无尽的火海之中。



    这一次,火焰足足燃烧了五分钟的光景方才散去。



    原地,留有一片黑色灰烬。



    “宿主斩杀。。。。”



    方圆数千米,目睹这一战的修士们膛目结舌,甚至于思维像是定格了一样,不能思考。



    就这么……结束了?



    千无凌…就这么死了?



    这个结局让人意外,更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一位碾压虎门宗门的强者,死的未免也太过操之过急了些。



    他们可以容忍玄门的胜利,却不能容忍玄门胜利的如此轻松写意。



    他们期许的血战没有发生,似乎从一开始这场战斗就是一场轻描淡写的虐杀。



    怎么可以这样,这战斗输的未免也太随意了吧?



    不管他们心中是何想法,战斗确确实实的结束了。



    李轩将阵法撤去,岩浆巨兽破碎开来,他的目光冷漠的向着千剑宗阵营方向望了过去。



    “降者不杀。”



    李轩淡淡的吐出了这四个字,说起来这还是李轩第一次对敌人手下留情。



    并非他所愿,而是大势所趋。



    有成千上万双眼睛看着玄门,李轩如果还是一如既往秉承着斩草除根的想法,可以想象今天之后玄门将会成为江虎门乃至燕城的公敌。



    这一点毋庸置疑,哪怕是曾经权倾一时的千剑宗,最多也只敢在暗中做一些斩尽杀绝的勾当,真要放在明面上不需要玄门动手。



    虎门的修士早已经自发的把这种喋血的恶魔推翻。



    战斗的节奏转换的太快,千剑宗的弟子还没有从惊愕之中转过弯来。



    同样,玄门弟子也忘记了为自己的宗主摇旗呐喊。



    李轩下意识的皱了皱头,提高了音量:“降者不杀。”



    呃……啊!!!



    人们终于惊醒,千剑宗之人陷入一场巨大的sao luan。



    太上长老死了,太上长老死了啊!!!



    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这些彷徨的呐喊声来的有些迟了,好在结果都是一样。



    玄门的弟子也在振奋着,他们用力挥舞着虎门之主的大旗,呐喊声声高盖野,响彻整片苍穹。



    “赢了,我们赢了!”



    “玄门万岁,宗主万岁!”



    “我们是虎门之主,我们是虎门之主!”



    恐怖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此起彼伏绵延不绝。



    方圆观战的修士也终于在声浪中暮然惊醒。



    是啊,玄门胜利了。



    那也意味着从此这虎门之主就是天空上的那个男人。



    几家欢喜几家愁,但眼下他们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了千剑宗的阵营之中。



    这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战斗力,这些人的结局如何尚在扑朔迷离之间。



    “千剑宗的,你们投降不投降?”



    玄门弟子在逼问,无数道目光在聚焦。



    “我,我们。。。”



    千剑宗的弟子茫然无措,面面相觑。



    他们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考虑过太上长老会输,会死,千剑宗会战败,落到如此田地。



    事到临头,曾经皇者的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心里的一座山崩塌了。



    他们就像是风浪中漂泊的船只,前不知去路,后不知归途。



    这种茫然并非持续性的,也有人从彷徨绝望之中醒悟过来,在绝望之中带给他们的是一种疯狂情绪。



    “不,千剑宗绝不投降。”



    “我们才是虎门之主,没有人可以奴隶我们。”



    是的,他们才是虎门之主,这种身份的优越感,让千剑宗的弟子无法想象自己沦为阶下囚之后的悲惨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