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1200章 玄门往事! !

        继白衣之后出场的却是自灵药宗匆匆回来的白磷。



    战师一级的修为,也引发了人群一阵阵骚动和叫喊。



    但相比于之前出场的两人,白磷的声势明显弱上了不少。



    无关其他,只因为这小子很不幸的排在了玉琳和白衣的后面,更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还沉浸在白衣的刹那惊艳之中,对于这个男的,除了少数几个女孩子以外,大多数人直接无视了。



    “弟子白磷,参见宗主。”



    “弟子叶岩,参见宗主。”



    一共四人,连同最后略微放出些许气势的李轩在内,都已经将各自修为的气息爆发了一次。



    山下,人群诡异的安静了下去。



    早就听说玄门已经达到了下品san ji水准,而且修罗竟然敢提出这次见证宗门晋升等级的大事,也肯定了他不会自摆乌龙。



    问题在于耳朵听到是一回事,亲眼见证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个玄门……”



    有几个宗门目光复杂的望向山顶,欲言又止。



    “五位战师,不敢想象。”



    阴花宗宗主海大常摇头晃脑,一阵唏嘘不已。



    遥想当年,玄门不过是一个破落的不被他们阴花宗放在眼里的废弃山门而已。



    但自从这个名为修罗的外人接任宗主以来,枯木逢春,不仅玄门以着强势的姿态崛起南安,他们阴花宗的上一任宗主,更是死在了这座山峰上。



    记得当初,要不是自己预见不妙,早早的向玄门表明立场。



    谁知道自己和宗门弟子的脑袋,现如今还会不会和脖子连在一起呢。



    “五位战师,貌似还有些不够呢,桀西……”



    能发出这样阴森恐怖笑声的人,只有黑煞宗的那帮家伙。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并不知道,玄门的力量远不止眼前展现出来的这些,单是彩儿和权严毕两人就并未出场。



    李轩也只是略微释放气息罢了。



    更何况,铁穆,铁雷,杨子风和金木端等一干弟子资质了得,修为跟上来也是指日可待,玄门有着李轩在,丹药方面也是不缺,只要境界和心境功夫到了可谓是水到渠成。



    今日,李轩要让外界认识到玄门的强大,现在已经达到这个目的,至于更多的实力无疑当作底牌,不需要让对手知道一切。



    奇怪的是,来的宗门几乎囊括了整个虎门所有的势力,却唯独没有千剑宗的人,就连一个弟子都没有。



    是不屑吗?



    “宗主,后备工作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下一步计划。”



    身后的玉琳缓缓的传音道,辅助其的杨子风也紧随其后。



    李轩点了点头,目光扫视着山下。



    “诸位,今日有劳前来观礼,玄门固然无法亲自为每一个人摆上一桌宴席,却也准备了一出好戏,还望诸位慢慢欣赏。”



    “阵起!!”



    随着李轩话音落下,周遭地域一片震荡,各色阵纹将整个玄门包围了起来。



    玄门快速变幻起来,天地灵气暴动,基建大阵在阵灵的操控之下,快速变动,炼丹堂之下地火喷涌,道道辅助炼丹的阵法极度完善。



    炼器堂,藏书阁,阵法阁等等,所以阵法仿佛其了连锁反应一般,道道隐藏起来的阵纹浮现,将整个玄门覆盖起来,而这,还是没有开启护山大阵的情况之下。



    而玄门的地势格局也在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肉眼可见他们所处环境的天地灵气明显比之前要浓郁了几分,丝丝缕缕透过肌肤,主动向他们体内经脉钻了进去。



    嘶~~



    感受着周围浓郁的天地灵气,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骤然响起,那些对玄门不怀好意之辈此时眼底闪过深深的忌惮之色。



    五位战师,加上已达下品san ji宗门,门内阵法齐全,天地灵气更是恐怖。



    这样的宗门底蕴纵然不及鼎盛时期的千剑宗,可也差不了多少了吧。



    震慑的效果达到了李轩的预期,但是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显然不能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



    包括玄门的人,包括前来观礼的修士,令所有人最为期待的还是今天的重头戏。



    玄门要竖起一面大旗,旗帜之上刻印着玄门宗徽,上书——虎门之主!



    所有人在宗门大殿前的巨大广场集合,人群目光炯炯牢牢地的盯住广场中央。



    不久之后虎门之主的大旗,就将要在这里竖起。



    玄门大殿的牌匾下,李轩孑孓独立。



    李轩身前,有着一百之多的玄门弟子呈方队战列,纪律整齐,神色刚毅。



    李轩深深凝视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缓缓开口道:“玄门自我继任宗主开始,已快两年,一年多前,我被前宗主所救回。



    他老人家因伤在身,为守护宗门遭遇不幸,驾鹤西去。



    玄门曾为虎门地界首屈一指的大宗派,几百年前也曾辉煌显赫过,谁曾想百年之后朝阳落寞,一代前人的心血,竟然落魄到如斯境地。”



    李轩回忆道,语气低沉而沙哑。



    这些话听在人群耳中也是一阵阵苦涩的缅怀。



    曾经的一代宗门落魄于此,真真是时也命也,叫人不胜唏嘘。



    幸好,为了保存宗门实力,李轩并没有让黄彩儿露面,不然听到这些话,以着丫头的性格说不定又要黯然垂泪了。



    李轩继续道:“初时,我与老宗主手中,接过玄门时,一共有八个人。



    黄彩儿,玉琳,还有后来叛变宗门的不肖弟子等人,就是这样少得可怜的七个人,在一场贪婪的变动之后又去掉了数人。



    再除开不能修行的杨伯,偌大的一个宗门,弟子加上本宗在内一共只有三个人。”



    说到这里,李轩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这笑声让人有些心酸。



    三个人?



    就算世俗界一个稍微有点家底的小地主,家里的人口都不至于寒酸如这般吧?



    “不容易啊!”



    有人叹息着,看着如今金碧辉煌的大殿,不由得思想起来李轩和手下这四个人是怎么一步步,一块砖一块瓦,把一个几乎就剩下一座荒山的宗门,变成如今日所见般辉煌大气,光彩夺目!



    其中付出的艰辛,血与汗,恐怕连他们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吧。



    弟子中,玉琳的眼眶微微发红,闪动着晶莹的泪光。



    李轩目光也停留在玉林身上,微微一笑,众人目光随之转动。



    “宗主。”



    玉琳对着李轩深深的一抱拳,没有多说。



    是的,不需要玉琳多说什么,所有人的目光又已经自动回到了李轩身上。



    一位弟子尚且为宗门奋斗和崛起付出了这么多辛酸苦辣,那么在玄门最为落魄与败落之际,抗起这大梁的宗主,又要付出多少?



    李轩没有在意这些外来的目光,他仍旧在讲述着属于玄门往事。



    “玄门的弟子虽然少,但是我们三个人一条心,我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有哪个宗门会如我玄门一样上下齐心,食饮同桌。



    我很庆幸,玄门还有我们三个人,也很庆幸其中的两人是她们。



    有人会觉得我玄门落难了人丁稀零,但我不这样认为。



    正因为我们人少,所以我们才会心齐。



    正因为我们玄门落难,留下来之人,才能一条心。



    于是,玄门成长了,变化了。



    更多的弟子加入,在早已形成的同心氛围下,这些人很快的和这个大气氛融合在了一起,人越来越多,力量也就越来越大。



    在这里我不得不承认,本宗一向眼里揉不到沙子,所以,我们的玄门宁愿放弃一位天赋过人的弟子,也不愿意让其败坏玄门。”



    李轩目光扫了一圈,但凡视线过处有着许多的人心虚的埋下了头去。



    他并未在这个话题上停留太久,继续道:“后来玄门崛起了,就像诸位现在看到的这样。



    玄门的弟子越来越多,玄门的资源越来越丰富。



    于是我就想是不是率领玄门再进一步。”



    李轩这样淡然的道:“所以就会有了虎门之主这面大旗的出现,身为宗主,我最起码要做的事就是保证宗门每一天都有一个崭新的变化,每一刻都在向前发展着。



    在我的认知中,原地踏步,就等同于衰落。”



    李轩穿过了队伍,穿过了人群站在广场中心。



    “有人会说我玄门不自量力,也有人会说我们夜郎自大,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我能想象的到,这些传言在我下令昭告虎门之时,就一定会传的沸沸扬扬,但,那又如何?”



    李轩微微颔首,眼眸微抬,一股难言的气势缓缓升起。



    “我玄门能从区区三人走到今天,本宗能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就将千剑宗宗主斩杀。



    这些就是本宗的底气,纵然自大了又有何妨。



    只要本宗在,我的弟子,长老们在,玄门将无惧任何挑战。”



    顿了顿,李轩又道:“就如昨日,千剑宗的太上长老千无凌给我玄门下战书,寥寥数语却将我玄门视作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呵呵……



    李轩嘲讽的笑了,目光微微上扬仿佛穿透了空间,遥遥千里与那千无凌对视着:“老家伙,你家宗主都已经在我手中喋血,你又算得什么,你千剑宗又算得什么?想要挑战本宗,挑战我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