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1151章 无尽海域的身影! !

        如果说彩儿战胜石虎让围观众人眼前一亮,那么李轩这神秘一剑,便轻松斩杀掉灵兽宗的宗主则是震惊全场,所有人鸦雀无声。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眼花了吗?”



    “太快了!好像是一柄剑,又好像是由剑道意境凝成的剑气,只是一瞬就取走对手性命!”



    “应该是一把血色的战剑吧,若真的是能够凝聚出如此强悍的血色剑气,那么他的剑道修为,也太吓人了。”



    “就是,那灵狂在他面前一瞬就死亡了,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他的三头宝贝灵兽,在他那烈焰覆盖之下,根本撑不住片刻!”



    “这玄门到底什么来头,一个个如此bian tai!”



    好一会,围观众人陆续恢复神态开始议论,同时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出几丈,生怕被李轩误伤。



    血色剑气在斩杀灵狂的瞬间,便已经消失,在场的修士完全没办法看清这稍纵即逝的一击,所以都直接认为是一把血色战剑。



    普通围观者议论不停,黑煞宗,魏宗等宗门长老或宗主皆沉默不语。



    灵兽宗好歹是下品四级宗门,灵狂这一死此宗只怕就再也爬不起了。



    阴花宗海大常随同一名长老站在围观众人间,擦了擦一头冷汗,心里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



    庆幸的是,阴花宗前宗主阴老被斩后主动与玄门交好,否则自己一定死得比灵狂还惨。



    失落的是,进上古战场前试探与玄门联盟,如果当真联盟成功,上古战场之行无疑收获巨大。



    千剑宗宗主千子湖面色铁青,命人护住灵狂的儿子和半死的石虎,盘算着到底是否要为灵兽宗出头。



    思索片刻,千子湖打算暂时息事宁人,哪怕灵兽宗是在自己唆使下前去挑衅。



    “上古战场之行不容再有人员折损,玄门和李轩等出去再找机会解决。”



    全场几十名修士,千子湖是为数不多几个看清血剑轨迹的修士之一,虽然不清楚那血剑是如此消失的,但是千子湖自信能战胜李轩,却不敢冒着受伤危险出手,只是放了几句狠话后便匆匆率人进入上古战场二层通道。



    看了几眼千子湖等人离去的身影,李轩抛出飞舟头也不回带着彩儿三人离开,沿途搜寻其他弟子下落。



    时间相同,地点不同,此刻的万象之地板块边缘处,无尽天雷滚滚,五颜六色的雷霆在四处肆虐,一道身影缓缓的自黑暗之中行出。



    随着其路过之处,天雷避让,火岩震颤,黑暗人影缓缓的清晰起来,一身盔甲泾渭分明,全身仿佛置于黑暗之中,一头银色长发在身后飘动,半边面具之上,是那深邃淡漠的碧绿眼眸。



    银发男子转身微微的看了一下身后的万象之地,嘴唇微动,最终还是转过头来,望着眼前充满无尽未知的无尽海域,脚步缓缓的塌下,看似平淡的一步,却瞬息万米,清冷淡漠的话语缓缓的回响在此地,其身形却已彻底消失,最后再次被滚滚天雷所掩盖。



    “吾称帝之时,便是楼兰称霸之日,刀锋所指之处,皆为疆土!!”



    古灵崖顶,灵兽宗驻地前的宗门晶柱啪得一声支离破碎,丝丝上古之气失去攀附根基消散在空气中,惊得一干灵兽宗长老和弟子大呼小叫。



    “不要慌乱!”



    徐岚身为执事长老在灵兽宗威信尚可,弟子们顿时闭嘴。



    徐岚修为和天赋平平,早早的在上古之门就被淘汰出上古战场,被传送回古灵崖后便督守宗门驻地。



    不知道晶柱碎裂到底代表什么,徐岚却深知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好不容易鼓着勇气向蓝楚基和贝勒舒两人求教。



    “晶柱碎,宗门散,你宗门之主已然陨落,你还是率弟子回去宗门办丧事吧。”



    蓝楚基不咸不淡的说完之后,便摆摆手让徐岚退下。



    蓝楚基指望各宗门在上古战场之中获得更好的成绩,从天地灵阵之中夺得更多的上古之气归来,灵兽宗宗主陨落晶柱碎裂,连半点上古之气都捞不回来,在他眼里自然毫不重视,一句话就把徐岚给打发走。



    徐岚一听吓得大惊失色,赶忙磕头求蓝楚基庇护灵兽宗,生怕宗主陨落消息一旦走漏,灵兽宗便树倒猢狲散,自己也落不了好下场。



    蓝楚基哪里肯管,别说自己等到宗门论道大会结束便返回东陵城,就算长居燕城也不可能管这等闲事。



    徐岚垂头丧气的离开,自己虽然也有战士后期的修为,但年纪太大,修为很难再上一步,哪怕投奔其他宗门恐怕也难受重视。



    灵兽宗晶柱碎裂的同时,玄门晶柱之中的上古之气猛涨了一大截,达到了两米。



    纵观古灵崖全场各宗,此刻晶柱达到两米的宗门才寥寥几个。



    赵家赵宗至始至终遥遥领先,晶柱高达两米九,魏宗以微弱差距位列第二。



    黑煞宗,韩宗紧随其后列第三和第四,千剑宗位列第五。



    因为灵兽宗提前退出,玄门名次提升到第六。



    “灵兽宗晶柱一碎,玄门这边的晶柱便猛地上涨,恐怕灵兽宗宗主之死与这玄门脱不了关系。”



    见徐岚离开,蓝楚基向贝勒舒说出分析判断。



    贝勒舒点点头,说道:“确实极有可能,否则不会这么巧,玄门根基虽然浅了些,不过只论战师之境的修士数量和修为相差不大,胜过对方倒不足为奇。”



    这番话言外之意,玄门胜过灵兽宗便是极限,贝勒舒不认为玄门还能再进一步,至于争夺前三更加不可能之事。



    千剑宗一行人走在光线黯淡的上古战场二层通道,三长老追在千子湖身后,问道:“宗主,刚才咱们不动手,一会是否在二层出口埋伏玄门?”



    千子湖转身淡淡的瞟了一眼他,说道:“刚才那一剑,让你来接可有把握?”



    “这……”



    三长老被问得哑口无言,仔细回想那石破天惊的一剑还真没把握全身而退。



    “那与之间的账就这么算了?”



    “这笔账先记下,闯上古战场才最要紧,等出了此地,再找玄门麻烦不迟。”



    千子湖语气森冷地说道。



    “难怪徐立新会死在他手里,原来还真有几分本事。”



    不过在千子湖看来,李轩的实力仅此于此,那看似诡异的一剑是李轩最强杀招,表现得信手拈来无非是想震慑自己而已。



    千子湖担心其他宗门虎视眈眈,趁千剑宗与玄门交手落井下石,万一落得腹背受敌得不偿失。



    “等出了上古战场,有的是手段弄死玄门,小不忍则乱大谋!”



    千子湖说道,三长老连连点头称是。



    飞舟以wai wei二层入口为中心环绕飞行,不断扩大圈子朝wai wei飞去寻找玄门弟子。



    “没想到你们玄门,一个比一个妖孽,我算是见识了。”



    飞舟之上,赵世玉感叹道。



    和李轩待得越久越觉得看不懂李轩。



    想当初两人刚认识时,李轩还只是一个战士之境的天才而已,他觉得那时候的他和李轩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转眼一晃,才没多久不见,就已是他望尘莫及的存在,而且一出手已连斩两名战师修士。



    虽说如此,赵世玉与李轩却丝毫没产生距离感。



    反而像没事一般拿出上好灵酒,灵茶,招呼李轩和彩儿,白衣饮用。



    说来也奇怪,对于赵世玉而言,自己更喜灵酒,与李轩认识却是因为自己偶尔的一次品茶之中,这缘分二字,还真是妙不可言啊。



    “彩儿姐姐和修罗大哥也是为我,否则不会闹得剑拔弩张。”



    白衣轻抿一口灵酒,小脸红扑扑地说道。



    彩儿怒火还没完全熄灭,气冲冲说道:“要怪也怪灵兽宗先来挑衅,污蔑衣儿是叛徒也就罢,还骂得那么难听,不给他们颜色看看当真以为玄门好欺负。”



    “彩儿姐姐消消气,衣儿敬你一杯。”



    白衣挨着彩儿坐下,两人端起酒杯品茗。



    “这两个丫头,何时起关系竟这般好。”



    李轩接过赵世玉递来的灵茶,微抿一口,一边操控飞舟,见彩儿和白衣关系亲密的样子不由暗道。



    “彩儿也成长了不少,与同级修士拼斗完全不落下风,自己教导她的那些,也牢记在心。”



    “修罗真是好福气!”



    赵世玉给李轩倒茶,朝李轩挤挤眼露出坏笑,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见彩儿怒目注视过来,赵世玉赶忙改口道:“玄门人杰地灵,个个天赋奇佳,修罗兄自然是好福气!”



    李轩没有开口反驳,这种事情只会越描越黑,更何况,不论彩儿还是白衣确实若有若无表露过心意,只是自己向来都抱着婉拒的态度罢了。



    “灵兽宗与千剑宗素来交好,如今灵兽宗宗主陨落,修罗大哥还得多多提防千剑宗以免为他报仇。”



    白衣只不过做过几天灵兽宗外门弟子,与灵狂石虎等人几乎没任何交集,他们能叫得出自己的名字纯粹为挑衅灵狂找借口,因此灵狂身死白衣并无愧疚,只担心千剑宗找李轩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