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1139章 对赌! !

        “此时,楼兰国恐怕也在抓紧筹备上古战场入口的开启。”



    枯冥子虽离开都城外出巡视,却通过传讯阵法获得各种传讯消息,对楼兰国国内动向十分清楚。



    “那这次上古战场之行岂不是十分危险?”



    蓝楚基惊讶道。



    枯冥子摆手道:“倒也未必,毕竟这次入口禁制的压制xiu lian能量极大,只有战师六级以下修士才可进入,能够突破上古之门进入真正的上古战场就相当不错,正面与他国修士交手可能性不大。”



    蓝楚基定了定神,舒了口气说道:“那就好,楼兰国也不会舍得投入太多资源破格送修士进入上古战场。”



    上古战场入口的禁制时强时弱,而这一次的修为压制更强,只有战师六级以下修为的修士才能进入。



    在进入上古战场之前,每个修士的灵魂会先经过一个虚幻的阵法空间历练考验。



    只有通过考验,肉身才会被传送至上古战场之内,所以这第一重考验便被成为上古之门。



    对于上古之门的成因至今无人知晓,但历经上古之门考验时的收获并非全都是虚妄,神魂和心境提升等都是实实在在。



    所以,也有人说,这上古之门,就是一个辅助性质的幻阵,只要将其破掉,就会有所收获。



    曾有修士通过上古之门考验,离开上古战场后百年内从一个底层晋升至一代强者,这种例子几乎每次都会发生。



    只有通过上古之门进入上古战场内,各个入口进入的修士才可能在其中正面相碰,那时候会发生什么事谁都无法预料。



    “上古战场的真正秘密至今无人知晓,楼兰国想要强行送战师后期甚至战师巅峰的修士进入此次的上古战场,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花费代价绝对不菲,至于大战师之境的修士,就不可能进的去了,除非他楼兰国有着那个能耐,将这上古战场的天地灵阵给破了。”



    枯冥子不太担心楼兰国采用极端手段。



    如果不计成本,各国上宗倒也有手段破格送更高修为的修士进入上古战场,但战师后期已经是极限,而且数量绝不可能太多。



    战师中期修士与战师后期修士虽然有差距,不过真打起来未必没有越级杀敌的机会,除此之外,东陵上宗还有其他手段,只是这些连枯冥子也不清楚。



    “且不说这个,我们只需担负自己的职责,确保各宗门的宗主及弟子安然进入便可。”



    两国大事也不是两人三言两句便可说得清,枯冥子改变话题问道:“不知蓝特使对燕城和虎门各大宗门有何看法,哪些宗门比较有潜力?”



    “就知道枯冥子前辈会如此问,来燕城我暗中观察已久,多少还是能看出一二。”



    蓝楚基自信满满答道。



    枯冥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蓝楚基,轻抚着胡须笑道:“不知哪几个宗门入你法眼?”



    “魏家魏宗,赵家的赵宗和千剑宗最可能进前三!”



    蓝楚基不紧不慢说道,随后一一列举自己分析理由。



    听完蓝楚基所述,枯冥子眨眨眼伸出一个指头说道:“第一是谁我不如蓝特使看得透彻,但却敢赌一个宗门必定进前三,而且不是你所说的宗门。”



    “奥!?难道你看好黑煞宗?此派体修之术确实不错,但在上古之界中恐怕没有用武之地。”



    蓝楚基思考片刻,猜测枯冥子看好黑煞宗。



    “非也,乃是虎门玄门。”



    听到枯冥子说道玄门,蓝楚基顿时愣住随即笑道:“哈哈哈,枯冥前辈莫不是说笑吧,这玄门我差点没想起来,不过是虎门的一个小宗门而已,怎能得前辈你青眼相加。”



    “可敢与我赌一赌,咱们守在入口外闲着也是闲着,不寻点乐子岂不是闷死。”



    枯冥子毫不在意说道。



    蓝楚基双目一亮,枯冥子既然是前辈,赌资必定得比自己好上不少才拿得出手,而且横竖来看他也不相信玄门能获得燕城境内的前三。



    “好!既然枯冥前辈有此雅兴,我蓝楚基当然不能扫兴!”



    说着,蓝楚基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物。



    枯冥子看了一眼蓝楚基取出的东西,仰头哈哈大笑然后摇摇头说道:“你还真是舍得,连千年灵蛹都拿出来赌?你就不怕万一输了?”



    只见蓝楚基手心放着一只白玉色的虫蛹,缓缓蠕动似乎还是活物,看似软绵绵的躯壳下蕴藏着惊人的灵力。



    “这只千年灵蛹还处于幼年期,晚辈自然还输得起,不知枯冥前辈可敢赌一赌?”



    千年灵蛹可进化为幻梦蝶,乃是异种灵兽,成熟期至少可达到五阶,乃是稀有的幻系灵兽。



    可惜,想要将一个千年灵蛹培养成真正的幻梦蝶,实在是太难了,先是化茧成蝶的那一关,十个千年灵蛹能有一个可以破茧成蝶,便已经是幸运的了。



    否则,蓝楚基也不会将其拿出来做赌注。



    虽然说蓝楚基手中这只千年灵蛹处于幼年期,其珍惜程度和真正的幻梦蝶比起来远远不如,不过用来做赌注也算极重的赌注了。



    “看来不让老夫出出血你是不会罢休,那我自然不能太小气。”



    枯冥子翻手亮出一枚蓝色灵果,笑吟吟地看着蓝楚基说道:“这枚水纹果,够不够与你对赌?”



    “水纹果?够了够了,不,我愿以上品灵石交换!”



    蓝楚基本就是水属性修士,水系的灵药或天地灵宝对其最为有用,伸手便想以上品灵石与枯冥子换得此枚水纹果。



    枯冥子立即收起水纹果,摆出一副不容商量的表情摇头道:“此果我也是机缘巧合下获得一枚,想要拿到手除非你能赢得赌约,其余条件一概不换!”



    “好!那这次赌约我赢定了!”



    蓝楚基转念一想,就赌约来看怎么都是自己赢,这水纹果迟早落进手里也就不着急了。



    李轩当然不知道数百里之外有人以自己玄门为赌约,而且两人还是此次宗门论道大会主持以及监督者,此时正前往灵药园查看灵药的长势。



    玄门灵气浓度的提升不止提升xiu lian效果,连带灵药长势也更加良好。



    而种植于内园的灵药更是长势喜人。



    如今,灵药园内园已经列为玄门头等隐秘之一,只有少数几人才可出入。



    “你刚突破就该好好巩固修为,怎么跑来灵药园?”



    李轩许久不曾来灵药园查看,没想到一进内园就看到彩儿也在。



    彩儿一看是李轩,顿时兴高采烈地说道:“宗主,你看这片灵药的年份,全都长到五十年以上了,长得真是太快了,原本还担心我闭关这段时间没人照顾它们。”



    因为灵药适当的打理,会促使其生长,所以李轩有时候也会进来查看一番。



    而内园这片灵药是李轩和彩儿一起栽种,彩儿出关后首先惦记的便是这些灵药,生怕没人照顾出现半点差错。



    李轩哪里猜得到彩儿心思,没好气地笑道:“你现在可是执法长老,照顾灵药之事交给你弟子铁穆就是。”



    “我才不要当什么长老,听着好像很老一样,人家可年轻着呢。”



    彩儿埋头打灵药,故意不理李轩表示kang yi。



    仔细想想也是,别人家宗门担任长老之职的,大多岁数都不小。



    彩儿还不到二十岁确实显得太过年轻。



    其实不只是彩儿,如今玄门全宗门上下无人超过三十岁,只有秦淮年纪稍大也不过才二十六而已。



    李轩干咳一声,说道:“长老代表职务身份,又不会真把你给叫老了。”



    “那好!以后宗主还是叫我彩儿,不许叫长老!”



    彩儿红着脸抬起头,道。



    见彩儿小脸红扑扑,李轩哪里还听不懂彩儿是什么心思。



    仔细回想起来,好像也是,自从来到玄门接手玄门之后,彩儿不是在xiu lian就一定陪自己炼制丹药,培养灵药等等。



    只是,对待彩儿的感情,李轩无法靠近。



    不是彩儿不漂亮,也不是李轩对彩儿讨厌,只是李轩看着自己系统空间内的玉人儿,再想想那依旧在极东之地上等待自己归来的花青雨,便清楚自己到底已经怎么做。



    “月儿,她应该也忘记我了吧。”



    想到某个人,李轩心中泛起一阵思绪,右手轻轻的捂住心口。



    仿佛心有所感一般,极兵之地上,冰凰一族的核心之地,冰凰族长的洞府之中,散发着恐怖寒气,其正中盘坐着一名冰山美人,正是成为冰凰族长之后改姓的冰月儿。



    “为何还是会有他的影子,大千世界,匆匆过客罢了!?”



    玉手轻捂心口,低低的呢喃声,自其朱唇出现,话语之意,谁又能懂??



    “好好好,我叫你彩儿,但在弟子面前你还是得有长老的样子。”



    李轩很自然将话题转移开。



    自己对待彩儿的感觉,或许更多的是对妹妹般的感觉。



    “嗯嗯。”



    彩儿开心的点了点头,看着李轩那俊朗的目光,俏脸越发红润了起来。



    灵药园外园种植的灵药,皆是低级灵药,而内园的灵药全是略微珍贵,或者目前可以得到的珍稀灵药,眼前这一片灵药足足包含十几种黄阶高级的灵药,只需年份足够,便可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