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1106章 阵中阵! !

        不管彩儿、还是原本调息恢复的白磷等人,使出浑身力量聚起护盾或者防御符阵符,抵抗大型阵法傀儡最后的反扑。



    不过,阵法傀儡自毁并不止于此,整个石厅崩塌带来一连串反应。



    巨大的岩石碎块不断下落。



    砸在众人的防御护罩上,破碎的地表下迸射出数张五彩的光幕,好似刀片一样将这片空间割裂成数块。



    不等李轩几人做出反应,整个空间彻底漆黑一片,归于寂静。



    黑暗之中,一道声音缓缓的响起,气息紊乱的李轩看着昏迷过去的白衣,眉头微微一皱,灵魂感知力疯狂扫荡四周,而后眼眸之中带着些许惊诧,可是仅仅只是一瞬间,便又恢复那深邃的模样。



    李轩收敛心神,目不斜视白衣此刻你娇柔的身姿,目光淡然似水,食指微微点在白衣那光洁的眉心处,道道能量涌入其内。



    “修罗大哥?”



    随着李轩食指的收回,白衣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而后缓缓苏醒过来,朱唇微启,自然而然的将心里面一直想叫的称呼叫了出来。



    李轩没有在意,白衣也没有发觉有什么问题,微微的摇了摇头,白衣双眼朦胧地问道:“刚才怎么了,我们这是在哪里?”



    李轩指尖浮现一抹火光,照亮四周,缓缓的说道:“先前那些廊道、石厅和迷宫恐怕是幻阵空间,眼前之地恐怕才是真正的目的地。”



    火幕算不上十分明亮,却也将周围环境照得再清楚不过,此时,李轩和白衣被困一间长宽不过两丈的封闭空间内。



    地面和四周墙壁尽是灰黑色,让本就狭小的空间更加压抑,又有一丝光亮从外面透来。



    用手轻抚过地面和墙壁,尽是粗细而均匀的纹理,不知道是何种材质铸造而成,坚硬而冰冷。



    “那么说,先前我们击杀的那些阵法傀儡也是假的?”



    白衣完全清醒过来,回忆起昏迷前一幕面色略显苍白,不可置信地问道。



    如果说是真的,如何解释她醒来却出现在这处封闭空间,其他人又去了哪里?



    但如果是假,白衣和李轩的伤又从何而来,衣衫上还残留着被黑色热浪烧焦的斑点。



    李轩摇了摇头,半响后才说道:“这阵法制造者的造诣显然不低,假亦真时真亦假,自从我们踏进这处山洞,就陷入幻阵、杀阵和困阵叠加的幻境当中,而且就连我的没有看出太大的破绽,果真在这万象之地,我的阵法水平还没有修炼到家,还需努力啊。”



    玄门护山阵法便是两道阵法叠加,而越是高阶的阵法其叠加效果越复杂和奇妙,不是简单相加关系。



    “石道迷宫是幻阵形成,阵法傀儡为杀阵,眼前这封闭空间就是最后一道困阵!”



    李轩越是分析,便越是明朗起来。



    幻阵形成的迷宫空间是假,但阵法傀儡杀阵是真,李轩等人受到的每一丝伤害都真实反馈在身上。



    阵法傀儡被灭杀等于破掉了杀阵,同时造成了幻阵不稳定,这才让石厅轰然崩塌,整个幻境彻底消失。



    幻阵破灭给灵魂造成巨大冲击,造成白衣昏迷,李轩则是因为自身灵魂强度极度强横,才没有昏迷过去,而彩儿等其他人此时应该被分割在困阵其他几处相似的封闭空间。



    “那我们怎么出去?”



    白衣站起身,跟在李轩身旁轻声问道。



    李轩一手高举火幕,另一只手紧紧按着墙壁,紧皱着眉头说道:“以我现在的修为恐怕强行破开封印结界,或许尝试阵法师的方式破解。”



    相比起眼前的困境,李轩更在意到底是谁留下这个隐藏的山洞,又布置如此隐秘而凶险,显然是不想让人发现此地秘密。



    “难怪可以触发系统任务,隐藏任务的奖励,果然不是那么好拿的。”



    李轩心头有了明悟,既然任务会指引来此,必然留有一线生机,就看自己能不能找到破解的关键。



    李轩刚欲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一片紊乱,刚刚欲傀儡对碰的伤势瞬间爆发出来。



    李轩强撑着坐直身体,轻声说道:“你先调息恢复一下,我也需要调息恢复,等等再破阵。”



    闻言,白衣也想起了刚刚李轩的战斗,自然也知晓其情况有些糟糕,心里面虽然着急,却乖巧的点了点头:“嗯。”



    服下几粒疗伤丹药,李轩闭上双眼内视全身经脉和丹田,伤势比预想得还要重不少,顿时眉毛拧在一起,定下心神沉浸到疗伤中。



    白衣美眸微微的停留在黑暗中的李轩身上,心里面有些意动,却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互不影响地调息恢复着。



    跟肌肤和血肉比起来,经脉最为脆弱。



    此时,李轩两只手自掌部到肩膀的经脉彻底乱作一团,稍微运行真气就一阵肿胀、绞痛。



    一直以来,李轩都是极其注重**强度,哪怕重修将其肉身强度也封印了起来,其成长最快的,依旧是**强度。



    所以李轩才能在一次次的战斗之中,爆发出恐怖的实力,以及和阵法傀儡正面碰撞中仅受些皮外擦伤。



    实际上,脆弱的经脉却无法得到全方位保护,连续而强烈的震荡让大小各条经脉错位,李轩只能一根一根调整使其归位。



    若是未重修前的李轩,根本不会有这种烦恼,因为炼体者脸至高深时,五脏六腑都会如同神兵利器般强悍。



    巅峰时期的李轩,**堪比地阶愧宝,这足以证明其强悍。



    所以,这一次的战斗,李轩凭着肉身强度出众,才只是经脉紊乱而已。



    如果是一般修士,早就经脉和骨骼寸断而亡。



    在拨正几根主要经脉时,李轩忍不住轻哼了两声,白衣听得心头一紧,轻咬着嘴唇不知是否该过去帮忙查看,最终还是忍住没动。



    她知道李轩对她的态度,虽然看似亲近,实际上却带着一层距离,她不清楚李轩的心,到底在想什么,莫非,他已经有爱上的人了?



    心里面胡思乱想之际,白衣差点功法运转失误,造成对自身的伤害,连忙脾气杂念,心无旁骛的恢复起来。



    李轩缓慢地运转功法,一丝丝灵气小心翼翼滋养着干枯的丹田,同时伴着丹药流淌的药力抚平细密的伤痕,点点滴滴滴悉心调养着。



    丹田和灵魂是修士身体最为神奇所在,真气和魂力两种力量的根本源泉,稍微处理不当,极容易留下后遗症。



    严重者日后修炼甚至不得寸进。



    李轩丝毫不敢马虎,宁愿恢复速度慢些再慢些,也要保证万无一失。



    不知过了多久,李轩缓缓睁开双眼长出一口气。



    察觉到李轩苏醒。



    白衣轻声问道:“修罗大哥好些了吗?”



    “应该没事了,只是真气还没有怎么恢复罢了。”



    李轩微笑着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些,免得白衣太担心。



    “那就好,如果因为保护我受重伤,衣儿心里会很难受。”



    数次得李轩相救,让白衣十分在意伤势,听到李轩沉稳的回答心底稍安。



    李轩取出几块灵石握在手里,又服下恢复真气的丹药吸收着,直到体内真气恢复三成,才站起身仔细打量这片封闭的空间。



    扔出几道阵符,以及用能量攻击略加试探,李轩就彻底放弃用暴力强行破阵的可能,且不说现在真气十不存半,就是全盛时期也做不到,只能依靠阵法知识来破解。



    有着无与伦比的阵法底蕴作为助力,李轩已经具备阵法宗师的潜质,即便是玄级阵法也不是不可能堪破。



    不过,李轩还算不上真正意义的玄级阵法师,仅仅具备这种潜力而已,主要因为修为,以及灵魂之力强度稍差,理论知识较高,极度偏科罢了。。



    阵法一道,虽然没有炼器,炼丹那么依靠属性,可是却十分依赖灵魂之力的强度。



    越是精密和高级的阵法,便越是需要足够强大的灵魂之力牢记和推演每一个构造细节,一个疏忽就可能前功尽弃。



    一名真正的玄级初期阵法师,灵魂之力的强度至少达到可以炼制玄级中期丹药的水平,才能完美掌控和布置玄级初期的阵法。



    要知道,一个精心设计的玄级阵法,足可对大部分前期的修士造成不少麻烦,其复杂程度不是黄级阵法可比。



    “幻阵和杀阵,被我们几人合力破掉,这说明此地阵法不可能超过玄级,甚至只是黄级阵法而已。”



    李轩缓缓的呢喃起来,仔细查找,不放过这片空间每个角落,同时心里冷静地分析着。



    虽然此地阵法的品阶不会太高,但布阵手法却异常巧妙,让人分不清真实与幻境,让李轩有理由相信当初布阵之人,绝对有能力构建更高级的阵法。



    至于为什么出现这种局面,李轩猜不透对方真实想法,也不必去管这些,关键是解决眼下难题。



    再高明的阵法都会有破绽,只要认清原理并且找到阵眼,任何阵法顷刻间就会崩塌。



    “这个密闭空间内,空无一物,阵眼和节点到底在什么地方?”



    李轩实在想不通,眉头微皱着,来回踱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