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914章 南宫世家! !

        “慕容世家的人也能来参加中域秘境的名额争夺?”



    显然,李轩也是知晓这慕容世家,所以才面露疑惑之色的道。



    流云子笑了笑,道:“我们四大公会的大能开创古城,建立四大公会的目的,是为了凝聚我们人族的各方势力与兽族抗衡,所以无论是古城还是四大公会之中,实际也是有很多各方势力强者任职的。”



    “譬如咱们南域的总护法大人,便是出身于超级宗门世家之一,南宫家的人!”



    流云子笑着说道。



    超级宗门世家,李轩听说过,南域之中便有着五个超级宗门世家。



    除却南域,北域,西域,东域,也都各有五大超级宗门世家势力,其中最强大的宗门世家,被称为圣地世家,四大地域,都只有一个。



    南域这边的圣地世家,便是圣地南宫世家!



    正是因为古城之中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所以每一次中域秘境的开启,各方大势力也都会争先恐后的想尽办法,将各自的天才弟子送来争夺名额。



    这一战,堪称是群英荟萃,云集了整个极兵之地年轻一代,几乎所有最杰出的的天才。



    虽然不能以偏概全,但来参加大比争夺圣域名额的,绝对是都是顶尖的妖孽天才。



    至于四大公会,则是凌驾于这些超级宗门世家和圣地世家之上的势力。



    所以,基本上,极兵之地上的势力分布,以弱至强的话,便是不入流势力,三流势力,二流势力,一流势力,顶级势力,超级宗门世家,圣地世家,最后则是四大公会,以及那些异族和隐世豪族了。



    “百年成就战尊?好大的口气!”



    坐在不远处另外一桌的几个人,突然传出一个充满不屑与蔑视的声音。



    这一桌人,李轩进来这南天酒楼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每一个都是身穿血衣,胸口处有一圈血色的标志。



    西域,超级势力之一,血煞宗!



    说起这血煞宗,当初在战古秘境内的时候,可是有不少人死在李轩的手上。



    “哼,原来是西域魔道的血煞宗弟子。”



    慕容世家的那边几个人纷纷站起身来,双方一时间剑拔弩张。



    极兵之地上的各大势力,错综复杂,尤其是牵扯到利益资源的争夺,彼此发生冲突与矛盾,在所难免。



    因为各自的理念,修炼功法以及为人处世风格的不同,有些势力自诩正道,言称替天行道,也有一些人修炼杀道邪法,则被称之为魔道。



    但是实际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并没有所谓正魔的界限划分,这个世界只认可实力,只要你有足够强横的实力,你杀再多的人,也没有敢说你是魔。



    更何况是这些假魔?



    远古时期,世间唯有一人敢称为魔,那便是佛魔殿之主,大自在魔!!



    猎杀者公会,在人族之中,履行的是监察之职,有些有伤天和的邪法,是禁止修行的,譬如那灵武国的世家曾经偷偷修炼的邪法,便是如此。



    随着接触的越多,李轩也渐渐明白,那王家之所以因为修炼邪法而被猎杀者公会列入黑名单铲除,实际主要的原因,还是王家的实力不够强大。



    如果王家有一位战尊强者坐镇,还有谁能够审判他们?



    猎杀者者公会,估计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是心照不宣,只看个人如何去看待而已。



    年纪轻轻便能修炼到战宗境界,又是顶级出身,这些个年轻人,哪一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



    一群年轻天才聚集在一起,彼此间相互吹捧几句,高谈阔论,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李轩看来,那血煞宗的家伙,纯粹是挑事。



    记得当初在战古秘境便是如此,血煞宗的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专门拦路截杀其他势力的人,手段残忍而又血腥。



    “听说慕容世家年轻一代出了个不错的天才,名为慕容耽,想必应该是你了吧。”



    血煞宗那边,一个面容邪异的年轻人站起身来,冷笑说道。



    “我便是慕容耽,你要如何?”



    那慕容耽也是同样起身,剑拔弩张道。



    “如何?”



    那邪异青年笑了笑,道:“不如何,只是想要领教一下慕容世家的星月决而已。”



    说着,邪异青年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充满挑衅意味。



    慕容耽看到对方眼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神情,顿然面露怒色,锵的一声拔出手中战剑,真气迸发,星光涌动,整个人化成一道银色残影冲向对方。



    “不自量力!”



    邪异青年不屑一笑,手掌一翻,一柄血色弯刀便出现在手中,赫然是一把地级二品的弯月战刀。



    真气灌注之下,弯刀绽放出猩红的血光,恐怖的杀意弥漫,让整个酒楼的空气都陡然降低了许多。



    “铿锵!”



    刀剑撞击在一起,能量的余波席卷开来,瞬间将好几张桌椅绞碎成了齑粉。



    那慕容耽直感觉一股恐怖的杀意直冲心神,握着战剑的虎口崩裂流血,一连退了好几步,脸色略显苍白。



    而那邪异青年则是面带冷笑,纹丝不动,高下立判。



    “慕容师兄!”



    与慕容耽一起来的几个年轻人赶忙站起身来,将他搀扶住,但是手掌接触到他的瞬间,有一股冰冷至极的杀意透骨而入,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李轩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论修为,这慕容耽和邪异青年都是战宗九级境界,但是在自身力量的感悟之上,却是那血煞宗的邪异青年更胜一筹。



    此人在杀道之上的感悟,足可媲美一些战皇强者,确实有着自傲的资本。



    那邪异青年略胜一筹,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慕容世家的星月决,看来也不过如此。”



    “你敢侮辱我们慕容世家!?找死!!”



    慕容耽怒喝一声,浑身真气暴涨,再次愤然出手,战剑之上,紫色与银色能量属xing jiao错。



    慕容世家的星月决,乃是源自远古时期的星辰大帝开创的地级高阶功法,蕴藏有星辰奥妙,被慕容世家的老祖与一处远古秘境所得,所以才有了如今强盛的慕容世家,其余各大圣地世家,基本上也是因为得到了大机缘,才有了如今的强盛。



    只不过这慕容复对星月之力的掌控却并不纯熟稳定。



    同时施展星月之力,最难的便是星月之力平衡的掌控。



    即便如此,这一剑的威力也是很强,因为星月之力,要普通属性的力量,强大的多。



    慕容耽被激怒之下,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那血煞宗的邪异青年也收起了笑容,露出了凝重之色。



    轰!



    他身上血红色的杀气绽放,原本是猩红的弯刀变得更加的诡异,妖邪,宛如泡在鲜血之刚拿出来一般。



    轰的一声巨响,也幸亏是这南天酒楼加持有防御阵法,否则在两位战宗九级的对决之下,只怕瞬间会被夷为平地了。



    慕容复的实力终究还是那邪异青年弱了一筹,身影再次横飞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是落向李轩和流云子这边。



    流云子的眉头一皱,一方是血煞宗,一方是慕容世家,他纵然是战皇修为,又是一方护法,却也不愿意被卷入顶级势力之间的事端。



    慕容耽身影落地,脸色惨白,喷了一口血,身影蹬蹬蹬的后退。



    眼看要撞到李轩他们的桌子,一只手掌蓦然伸出,抵在了他的背。



    慕容耽稳住身影,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帮了自己一把的,是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人。



    “这位朋友,多谢了。”



    慕容耽道谢一声。



    不过李轩的举动,却是让血煞宗那边的几个人,都面色不善的看了过来。



    那邪异青年也皱起眉头,面露冷意,他之所以出手,是为了踩一踩慕容世家的人,这家伙出手帮了慕容耽一把,让他没能当场出个大丑,让他心里面有些不爽。



    血煞宗的弟子,修炼杀道,不爽是要杀人的!



    “多管闲事的小子,你是那个势力的?”



    邪异青年冷眼看向李轩一桌人,冷声道。



    他看到李轩,秋月儿还有流云子身上的衣着都没有宗门世家的标志,所以才会询问对方的来历。



    正值中域秘境大比名额之战将际,四大地域各方势力云集南天城,说不定在城中随便遇到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出身于超级宗门世家。



    “南域,帝阁。”



    李轩淡然笑道。



    与血煞宗起来,帝阁可以说是微不足道,李轩也知道自己报来历,可能会让帝阁招惹血煞宗。



    但是在场这么多人,又有流云子在此,李轩身为帝阁之主,若是连自己的来历都不敢说出来的话,那便真的会让人看不起了。



    正所谓,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面子这种东西,有些时候也是很重要的,甚至有些人将颜面看的自己的性命都重要。



    倘若李轩不是帝阁之主,他或许还要考虑一下,但既然身在其位,他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整个帝阁的颜面与荣耀。



    而且,大比之上,他的身份必然也会被无数人知晓,何不干脆一点?



    “帝阁?”



    邪异青年皱起眉头,似乎正在思考四大地域之中,有哪一个大势力叫做这个名字。



    在这时,邪异青年身边有人走了过来,低声对他说了些什么。



    2019.03.22



    我求票,你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