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八百三十章:自爆! !

        “混蛋,林震!!你疯了?”



    “林前辈!?”



    秋宇明和李轩看到这一幕,皆是神情一凛,因为林震的这番架势,明显是要自爆的前奏。



    战灵级别的强者,真气在丹田之内极度浓缩,高速旋转,引爆自身,便相当于引爆体内所以真气和一定范围内的天地灵气,将会造成极其恐怖的威力。



    林震本身是战灵二级境界的修为,自爆丹田的威力,就算秋宇明是战灵四级的境界,也不敢有丝毫小窥。



    李轩也没想到林震竟然会如此的决绝。



    “秋宇明你这个畜生,我林震就是死,也要拉着你陪葬,为我林家死去的族人讨一个公道!”



    林震声嘶力竭的大吼,整个心神都充斥着无尽的怨恨与疯狂。



    “哼,你以为自爆丹田就能伤的了我?天真!!”



    秋宇明虽然脸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冷笑一声,取出一枚土huang se的玉佩。



    土huang se玉佩上面刻画着一个道道神秘阵纹盾牌的形状,显然这是一枚玄级七品防御阵法,就算是战灵高阶强者出手,也无法一击打破。



    只要激发这枚珍贵的玄级七阶阵法玉佩,林震就算自爆丹田,引爆周身灵气,也无法损伤秋宇明分毫。



    然而秋宇明终究是得意的有些太早了,就在他刚要捏碎激发这枚玄级七品防御玉佩的时候,顿然就感应到自己的灵魂被一道血色小剑刺入。



    “不好,是灵魂攻击!”



    秋宇明的心里刚刚升起这个念头,便感应到血色杀气凝聚的剑形攻击,瞬间在其灵魂中化成了血剑风暴,让他的灵魂深处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



    在血色小剑攻击的影响下,秋宇明哪里还敢用灵魂力继续激发这防御阵法玉佩?



    连忙凝聚灵魂之力抵挡这血色小剑的攻击,否则一旦被对方粉碎了自己的灵魂,那就真的必死无疑了。



    战灵四级修炼者的强大灵魂力凝聚而起,很快就将刺入灵魂深处的血色风暴巨剑击溃化解。



    就在这个时候,林震周身燃烧着蓝色的水焰冲了过来,脸上的神情中,闪烁着竭嘶底里的疯狂。



    轰!



    一声无比恐怖的bao zha响起,一道浓缩至极致的bao zha骤然扩散,方圆数百米范围内的天地灵气被瞬间席卷,可怕的力量激荡八方,肆虐空间,让这片空间的灵气瞬间bao luan无比,一道道龟裂的巨大裂痕出现在地面之上。



    其bao zha的正中心,凹陷下去了一个深坑。



    云海郡城中,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一位战灵强者的自爆,威力是何等的恐怖?



    秋宇明和李轩都被淹没在了恐怖bao zha漩涡中,谁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生是死。



    嗖!



    嗖!



    随着力道声音的响起,两道人影从混乱的灵气风暴中横飞了出来,一个个身上的衣服都破破烂烂,细碎成齑粉。



    秋宇明胸口被炸出了一个巨大血洞,鲜血汩汩向外流淌。



    而李轩则浑身血肉模糊,几乎看不到一块完整的肌肤。



    这秋宇明毕竟是战灵四级级别的强者,没有炼体者般强横的肉身境界,却可以凭借强横的真气护体。



    至于李轩,则多亏了他有着堪比炼体者战灵之境的肉身境界,否则如此恐怖的自爆威力,足可让他瞬息之间重伤昏迷了。



    云海郡城最高的这座酒楼,上面的楼层,都在这次恐怖的bao zha中崩塌。



    嘭!



    身形落地的瞬间,李轩丝毫也不顾及身上的疼痛,直接翻身而起,双手之间浮现出幽蓝色的炼心魂焱,化作十几道幽蓝色烈焰,朝着秋宇明轰了过去。



    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势要比秋宇明的更重,但是他自问恢复力更强,根本不害怕自己的伤势会变得更重,所以出手毫无顾忌,必须趁着秋宇明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动手。



    秋宇明并非炼体修士,胸口处的血洞,让他脸色变得极为惨白,第一反应就是从储物戒指中取出疗伤丹服下。



    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取出疗伤丹药服下,这是每一个修炼者本能的动作。



    但让秋宇明没想到的是,李轩这个疯狂的家伙居然毫不顾忌自己的伤势,直接就朝着他扑了过来。



    秋宇明根本来不及服用丹药,一手捏着疗伤丹,一手凝聚真气,化作一面火焰盾牌挡于身前。



    然而,这火焰盾牌却仅仅只是抵挡的一刹那,便被李轩的幽蓝色烈焰直接吞噬。



    “你这不是普通的本命真火!?是异。。”



    秋宇明脸色大变,一句话还未来得及说完,便被幽蓝色烈焰覆盖,整个身体在炼心魂焱的覆盖之下开始焚烧起来。



    “不!”



    烈焰焚身,秋宇明疯狂大吼,体内的火属性真气被不断的炼化吞噬,直接从丹田和经脉之中抽取而出,周身被炽热的烈焰不断炽烤,心神被焚烧,血液沸腾。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李轩,他怎么也没想到,天地异火这种珍贵的灵宝,李轩是如何找到的?



    即便找到,他又是如何收服的?



    然而秋宇明此刻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在炼心魂焱的焚烧之下,他的火系真气不仅无法起到抵挡的作用,反而会成为天地异火的养料。



    短短的片刻之间,他的身体就由内而外的化成了灰烬,若非李轩刻意控制,连同他的储物戒指,也都会在炼心魂焱的恐怖高温之中,被烧的融化掉。



    李轩此刻的真气也是消耗巨大,浑身血肉模糊的瘫软在地,气息游离。



    “叮,宿主击杀。。。。”



    随着脑海中响起的系统击杀提示音,李轩平躺在地上,才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眼神微眯,看到半空中因为林震自爆而产生的灵气风暴还没有平复下来,心中蓦然涌现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



    林天死了,因为实力不够,寻仇最终身死他乡,尸骨无存。



    现如今,林震也死了,这个背负血海深仇,忍辱偷生二十多年的男子,在最后的时刻绽放出他生命的最终光辉。



    或许在自爆的那一刻,林震并没有想过可以杀死秋宇明,只想宁愿一死,也要让秋宇明付出代价。



    如果他知道,便是因为他的自爆,才让李轩抓住了那一线机会杀死了秋宇明,或许他大概可以瞑目了吧?



    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的伤势过重,李轩强行撑起昏昏欲坠的身躯,感受到那抹熟悉的气息掠来,微微一笑,便是安稳的躺了下去。



    对于云海郡城来说,三大势力的冲突,是一场极其惨烈的厮杀。



    火剑宗宗主,周家家主,云海宗宗主,三大势力的掌权者全部陨落,甚至于还有一位来自月光之州的战灵强者,也死了。



    唯有李轩,这个参与到战灵之战,只有大战师八级境界的十七岁少年,活了下来。



    一道道目光汇聚向已经力竭的李轩身上,不少人都萌生出一丝杀机。



    “此子杀了秋家的战灵强者,用他的脑袋应该可以从秋家换取到那巨额悬赏吧?”



    有些人已经忍不住挪动了脚步,目光闪烁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却是突然出现在李轩的身边,这是一名两鬓斑白的老者,身穿蓝色的长袍老者,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便有无形中的威严蔓延。



    并非是所有人都认识这位坐镇在云海宗猎杀者公会的冯会长,绝大多数的人,都只闻其名,而从未见过其人。



    嗖!



    嗖!



    嗖!



    ……



    几名忍不住you huo的修炼者瞬间冲了上去,将冯嘉飞当成和自己一样的人,想要拿这李轩去月光之州秋家领赏。



    然而他们刚刚进入冯嘉飞附近一百多米的范围内,一股浩瀚莫测的威压气势犹如沉重的山岳,轰然压迫在了这些人的头顶。



    “‘这股气势,是战灵强者!?”



    这几人神情大变,面露惊恐的道。



    只见冯嘉飞面无表情的一拳轰出,澎湃真气凝聚成一只硕大的能量拳头,嘭的一声,将那冲过来的几名散修的身体,打的四分五裂。



    除却李轩这种妖孽级别的怪胎,在正常的情况下,战灵级强者秒杀这些大战师之境的修炼者,便是如此的轻松。



    “这小子,lian zhan灵四级的秋宇明都给弄死了。。”



    冯嘉飞看了一眼血迹斑斑已经熟睡过去的李轩,嘴角抽搐了两下,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可是知道,这小子,就算是现在这个状态,也给了他一个极度危险的感觉,仿佛要是他敢对他出手的话,便会有一个让他都无可奈何的怪物会苏醒过来。



    就算他不出手,他敢保证,那几个家伙冲过来,也会被他杀掉!!



    这家伙,都这样子了,还是危险性这么大,真是怪胎啊。。。



    “冯老头,这小子就交给你了。”



    这时候,一道真气传音响彻在冯嘉飞的耳边,让其微微的摇了摇头,心头苦笑道:“这小子还是炼器师公会和炼丹师公会的宝贝疙瘩呢,他们两个,也不可能让他出事的。”



    冯嘉飞望向炼器师公会的方向,微微的呢喃道:“放心吧,这小子,命硬的很。”



    而后眼神微微的瞟了一眼炼丹师公会的方向,这老家伙,恐怕也会按耐不住吧。



    摇了摇头,冯嘉飞便带着李轩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