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神级王者升级系统 > 第255章 黄雀在后

        “呵呵,想不到你竟然如此的白痴,现在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看来,就算将来焚兴那个老家伙将焚宗交给你,焚宗也坚持不了多久啊,就你这药罐子一般,服用丹药强行提升上来的修为,又有什么用?而且,只要得到了你身上的宝物之后,足够让老子的实力更上一层楼,那样子的话,老子何必怕你老子?需要看你老子的脸色?也许现在老子不是你那老子的对手,但是只要给我时间,那焚兴就算知道是我做的,那时候的他,又能够奈我何?”



    说话间,华秀屠那壮硕的身体,迈着缓慢的步伐,朝着倒飞在地上的焚延走去,脸庞之上布满了癫狂的笑容。



    “你。。你不要不要过来啊!”



    焚延此时已经丢了平时的冷静,像极了一个正要惨遭坏人凌辱的良家妇男一般,大声的惨叫道。



    不屑的看了一眼这原形毕露的焚延,手掌缓缓地响起伸出,一伸一缩之际,顿时一股狂猛的真气吸力快速的涌现出来,而那焚延半坐在地上惨叫的身躯,也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大手生生的摄取了起来一般,惊恐的被这无形的大手抓住,快速的朝着对方呼啸着飞去,无论焚延如何挣扎,始终无法挣脱这巨大的力量压制,脸上的表情已经变的无比的惊恐。



    “呵呵,小子,记住了,杀你的人,是我华秀屠!放心吧,到时候待老子突破更高的境界之后,一定会多谢你们的宝物,将你们焚宗给灭了的!”



    此时华秀屠的手掌距离那焚延的脖子已经不足一米的距离了,而此时的焚延脸色因为心底的无限惊惧而变的极度的扭曲了起来,华秀屠的强大根本不是他这个冒牌一般的战灵修士可以抵抗的,两者之间的差距宛如鸿沟一般!



    茈!



    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过后,华秀屠那双宛如铁钳一般的手掌,已经轻轻松松的抓在了焚延的脖子上面,伴随着手中力道的不断加重之后,焚延的脸色也变得愈加的涨紫了起来,仅仅只是片刻间。



    咔嚓!



    一阵清脆无比的骨头断裂声骤然响起,在这安静无比的夜色之中,是那么的响亮,随着响声的响起,焚延那奋力挣扎着的身躯也缓缓地软了下来,嘴角溢出猩红的鲜血,双目大张着软在那里,而后被华秀屠像扔垃圾一般丢到地上。



    “嘿嘿嘿,终于啊,这些宝物都是我的了!”



    华秀屠大声的笑了起来,脸庞之上满是得意之色,晃晃悠悠的向着地上的焚延的尸体走去,就在其将要伸手去将焚延手上的储物戒指拿下来的时候,骤然之间,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猛然间在华秀屠的心底闪烁而过,华秀屠想也不想的便是爆发出全身的真气,猛然间朝着身后便是全力一拳,但是就在其转身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宛如凶兽一般的狂猛力道,配合着无比炙热的可怕烈焰真气,不但生生的将其真气防御燃烧开来,而且一股更加强大的劲气没有丝毫的迟疑便是轰然砸在了他的身上。



    一只洁白修长,覆盖着层层烈焰真气的手掌,生生的从他背后砸穿了一个大洞,那炙热无比的烈焰将其血洞瞬间烧的焦黑了起来、



    “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猛然的自华秀屠的嘴里传了出来,那耗费了巨量的真气传递出来的惨叫声,恐怕也是这华秀屠这辈子叫出来的最后一次惨叫声了!



    “呵呵,还不错麽。”



    一道淡淡的声音骤然从华秀屠的身后传来,旋即一个浑身被烈焰所覆盖着的黑袍人快速的爆射出来,而后快速的爆掠向那焚延的尸体处,从焚延那已经变的冰冷无比的尸体上找到了那储物戒指之后,庞大的灵魂力检查了一番储物戒指之中的东西,看得里面那妖异的生命圣水之后,便是不在多做停留,迅速的掠向被夜幕包裹着的密林,身影迅速闪烁中便是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



    就在这黑袍人离开这里不久之后,那蛮牛厉战鬗也是极速的赶到了这里,但是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此时在月色的照耀之下,只看的了那满地的鲜血,与那安然躺着血泊之中的两个尸体,骤然间脸色微微地变幻了起来,身体爆射而出,连忙将那具年轻的尸体翻转过来,却是看到了那熟悉的面容,那死去的豁然便是他这次的目标--焚延,脸色瞬息间变化无常了起来。



    忽然间似乎想起来什么,厉战鬗眼眸闪过一道异色,快速的在其冰冷的尸体上摸索了一阵之后,他的脸上已经完全被愤怒所覆盖了起来,因为摸索了半天的时间,这焚延的身上那有价值的东西,全都不见了,这使得他心底一阵恼怒了起来。



    “算了,此地不宜久留,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宝贝没有得到,还得罪了焚兴那个家伙,看来得离开奔雷之城才行,”



    虽然心中极其的懊恼,但是蛮牛厉战鬗也快速的收拾了一番心情,略微思量了一番之后,也知道这里恐怕是一处是非之地了,因此便欲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一切似乎都晚了一步!



    咻咻咻!



    数道连续不断的破空声就此响彻起来,而后那恐怖的气势也铺天盖地一般的肆意压迫了过来。



    焚兴、苎天陵、刀狂老人、四位焚血护卫、以及那黑领等人已经从空中爆掠了下来,快速的扫量着四周!



    待得看到了厉战鬗脚下不远处的尸体之后,即便是焚兴早有预料,但是当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也是忍不住的身体微微地颤抖了起来,而后整个人便是激烈的抽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因为心底的不断变幻而疯狂的扭曲了起来,那狰狞的脸庞之上,爆吼出一声响彻了数里之外的吼声:“延儿!”



    这是他的儿子,虽然说这焚延的修炼天赋并不是特别的好,甚至可以说是低等,整天也都是在玩弄权术,但是他却是他唯一的儿子,以后要继承他位置的唯一存在,更是他们焚家的唯一血脉!现在他死了,生命圣水也没了,一瞬间焚兴的心理极速的变幻了起来。



    本来他便不想让他去参加这次的拍卖会的,但是因为其要在他的面前表现,非要去为他做一些事情,所以焚兴也只好同意了,但是,未曾想到,现在生命圣水没了,自己这唯一的儿子也死了,这一次的相见,竟然会是永别。如果有后悔药,焚兴宁愿不要这生命圣水,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去冒险的。



    “厉-战-鬗!”



    脸庞之上满是扭曲之色的焚兴死死地瞪向厉战鬗,嘴里一字一顿的冲着蛮牛厉战鬗吼道,身上的真气宛如疯了一般疯狂窜动了起来,一股股狂猛炙热的气息向着四周炸散了开来,夜色之下的他,宛如一个炙热无比的小太阳一般,周围的树木和岩石也被其恐怖的力量一瞬间席卷到了半空之中,那恐怖而炙热的狂猛气势,宛如是疯魔了一般迸射而出!



    炽热的真气肆意的爆发出来,焚兴的长发也不断的狂舞了起来,披头散发的,宛如一个疯子一般,狰狞无比的脸庞之上,一对漆黑的双眸此时因为心底的极度愤怒而变的血红了起来,迸射出两道可怕的目光,死死地锁定了厉战鬗!



    体内的真气宛如是烈焰燃烧一般,不断的上下翻腾,在其经脉上狂奔着,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之后,焚兴一双血眸充满了暴虐的气息,冰冷冷的盯着厉战鬗冷冽的说道:“厉战鬗!你杀了我儿,你就得给他陪葬!说吧,你,想怎么死!”



    此时的厉战鬗心中那叫一个憋屈啊,不但宝物没有拿到手,替别人被了黑锅不说,还要被人如此的威胁,一时间脸色自然也是好看不到那里去了,狰狞着脸庞大声的吼叫道:“焚兴!你是白痴麽?亏你还是一代宗主,难道说你看不出老子也是刚刚到?!你那宝贝儿子老子根本没有碰到他,何来的杀了他?!!”



    焚兴此时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冷静,就算了心境修炼极高,可是在唯一的儿子死去这极大的打击之下,他不愿意自己冷静下来,只想将心底的愤怒彻底的发泄出去!而厉战鬗,则是最好的发泄的人选!一双血眸冷冽的盯着厉战鬗,冷声喝道:“我只看到,我来了,你站在我死去的延儿的身边,所以说,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我的儿子也不会离开刀老,那样子他也不会死!”



    闻言,厉战鬗也知道这事是不能善了了,心底缓缓地咒骂了一声那该死的让他背黑锅的人之后,脚掌缓缓地摩擦在地面之上,身体重心略微往前倾,旋即宛如拉开了的弓箭一般,陡然间绷紧了起来,脚后跟猛然踏地,恐怖的真气在脚掌处爆涌而出,随着一道道恐怖的能量炸响起来,厉战鬗的身形在夜色之下,化作了一道模糊的黑影,转瞬间,便是欺身压迫向了焚兴!



    (本章完)